首页 综合新闻 恶搞八卦 游戏周边 社会新闻 产业观察 业内人士 业界动态 企业动态 厂商动态 攻略 收购游戏 投稿
你现在的位置: 开服网> 资讯> 投资前炉石总监团队、代理《Sky光·遇》,网易在海外合作上是怎么想的?

投资前炉石总监团队、代理《Sky光·遇》,网易在海外合作上是怎么想的?

本文 2019-04-15 发布  来源:游戏葡萄     浏览人次(11人)


  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之间,一批公司决定投身游戏行业,它们大多数从发行业务做起,逐渐发展壮大。


  但网易不同。


  “从很早的时候开始,网易就和中国的其他游戏公司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路,”网易战略投资及合作关系总经理朱原表示,“我们从开发起家,只关注一个题材,就是MMORPG。所以作为一个开发商,我们能和其他开发商产生共鸣,因为他们同我们有相同的价值观和视角。”


  虽然现在中国有大量的发行商,但是网易是首批把国外游戏带入中国市场的少数公司之一。朱原说,网易能在竞争中胜出,主要因素就是这些在开发中的经验以及对引进游戏的严格标准。


  “我们的预算不会平均地投资给各个方面。”他继续谈到,“我们不想在什么方面都与别人竞争。这些投资工作不只是个人的决策。去年,我们投资了几家工作室,这些工作室都是由产品和创新驱动的。”


  所以网易投资的标准是什么?最近的一个案例,网易投资了SecondDinner,这是一家由《炉石传说》团队领导HamiltonChu和BenBrode带领的独立工作室。网易和暴雪的长期合作是投资的原因之一,这两家公司的合作已经持续了十多年,期间网易在中国市场发行了很多暴雪游戏,其中就有《炉石传说》。


  “网易和暴雪合作了11年,就算在两个人之间,11年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朱原在采访中强调道。“暴雪和网易有相同的价值观——我们都是开发商。我们都很擅长MMO。我们都同意要做出一些持续的、有长久生命力的产品。所以我们对暴雪怀有一份真诚的尊敬,我们和暴雪的关系也帮助我们在暴雪社区里建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


  朱原表示,《炉石传说》对他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项目,这直接促使他在Chu和Brode去年宣布成立SecondDinner之后找到他们。


  “我去过很多地方旅行。无论我在出租车里,或者在等飞机,或是睡前的时候我都在玩《炉石传说》。我算了一下,一年我差不多有700-1000小时都花在《炉石传说》里。所以当他们宣布离开暴雪的时候,我也知道所有人都在和他们谈合作,但我还是想和他们谈谈。他们当时有很多选择,但我认为我们的长期信任、热情和我们对他们游戏的深入理解都让他们决定与我们合作。”


  另一个网易最近的投资是《Journey》开发工作室thatgamecompany。这家游戏公司现在正在开发一个新作品《Sky光·遇》。网易将在中国市场引进《Sky光·遇》,并首次发行游戏的手游版本。无论是市场还是平台对工作室创始人陈星汉都是新的。


  “我从主机平台离开的部分原因就是我在中国长大。”陈星汉表示,“中国是我的祖国,但是在thatgamecompany成立的最初6年里,中国没有人能玩到我们公司开发出来的游戏。虽然中国有部分人通过代购买到了主机,但是大多数人都接触不到那些我认为是游戏前沿的东西。


  所以当我完成了和索尼的合约,我就想‘我应该为谁开发游戏?谁才是我的受众?’我想为全人类开发游戏,而不只是一部分硬核玩家。我们的游戏一直偏艺术,竞技和动作元素比较少,所以我们想,把我们的游戏发在一个全人类都能接触到的平台非常重要,而手机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平台。中国是第一大手游市场,所以我必须考虑哪家公司能代表thatgamecompany,将我们的游戏介绍给中国的玩家。”


  陈星汉认为,在中国发行《Sky光·遇》不只是一个接近祖国的玩家的机会,对他所开发的游戏来说更是一个深入游戏产业的方法。


  “亚洲在游戏的商业模式上通常比其他地方要领先2-3年。”陈星汉提到,“西方市场的任何现象都可以在亚洲找到已有的对照组。比方说,在西方市场我们仍然在担心安装包的大小,AppStore会将应用包大小限制在150M以内,否则你就必须在Wi-Fi环境下才能下载。西方市场的每个人都在讨论这一规定,表示‘你必须保证自己的安装包足够小,这样才会有更多人下载你的游戏,你猜能成功并将游戏继续运营下去’。


  但是在亚洲,因为人们早已习惯了在手机上玩游戏,而且网速也很快,所以亚洲市场上Top50的游戏包体基本都大于800M,部分游戏的包体甚至要按G来计算。但包体的大小并没有阻止它们成为收入最高的游戏,他们发现包体大小对游戏成功没有任何影响,事实上一些游戏的安装包小,但后续不断的更新反而激怒了玩家,让玩家觉得这些更新都是没用的数据,他们更愿意在一开始就下好整包数据。”


  尽管陈星汉说有了网易的帮助,一些发行问题都更容易了,但在其他方面还有一些麻烦,尤其是对《Sky光·遇》这样的游戏来说。


  “大多数中国玩家从未见过主机游戏,也没有玩过那些艺术性很强的游戏。”他说,“那么他们怎样才能接受一款和他们以前玩过的游戏都不一样的作品呢?我们2009年发售《Flower》的时候,很多媒体都说,‘这甚至不是一款游戏,这只是一款互动屏保。’但是几年后《Flower》登上了PS4,我们对游戏没有做任何修改,Metacritic的评分比几年前要高很多,4-5年之后,人们都开始喜欢这一类艺术性比较强的游戏了。


  所以我们这样的游戏要进入中国市场,对我们来说,要让一个从未见过这类游戏的玩家接受它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需要我们对当地市场充分的了解,我也必须信任了解中国市场的发行商。”


  把其他问题抛开不谈,陈星汉的信任主要是对一个强烈主张引入这类游戏的人,尽管这类游戏对中国市场来说还有些新奇,他就是朱原。朱原相信,逐渐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玩家正在塑造这个市场对游戏的新品味。他表示,尽管老一代的玩家可以接受大多数题材的游戏,但是年轻的玩家口味会更挑剔。


  “如果你去看那些新生代的玩家,你会发现他们认为玩一款精品游戏和读一本书、看一场电影或者看一部电视剧的意义是一样的。他们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们关注剧情、关注手感,关注开发者是否在认真对待游戏。如果游戏出了bug,那么这个bug修复了吗?如果游戏里有一个外挂玩家,这个外挂玩家被处分了吗?这是我看到的玩家主要的态度。”


  也是因为这个趋向,朱原相信《Sky》在中国市场会获得成功。


  “陈星汉创造了这个题材。”他说,“他带来了情感体验,而以前玩家们普遍认为这种体验只有一部好电影才能带来。他之前创造过的游戏,比如《Flower》《Flow》《Journey》,这些游戏都触动了玩家的心。很多年前陈星汉和我分享过他想向一亿人传递情感体验的想法,那是我还不是网易投资的负责人,但是我强烈地想要帮他实现这个想法。”


  “从他已有的作品和这款他花了很长时间打磨的《Sky光·遇》——他在《Sky光·遇》上花了7年——你可以看到很多创新性的东西,看到很多基础的想法,以及他想要传达给玩家的感觉。我们很喜欢这些元素。我们相信他开发的游戏会很美,对这个世界产生积极效果,因为这是有意义的娱乐体验。”


  尽管朱原作为投资总经理的主要工作是为网易的主要市场中国带来游戏,但他也考量了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前景,他希望通过组合3A公司如暴雪和独立开发商如SecondDinner、thatgamecompany,网易能够最终回到自己发展的根源上,不再仅仅是作为一家中国发行商为人熟知,而是作为一家全球性的开发商为人所知。


  “我们想做出基于多元价值和主流文化的内容。”朱原说,“当然,现在我们还是更倾向于中国本土市场,并且我们也还有很多事情并不知道。通过投资关系,我们从这些优秀的开发商那里学到了很多,获得了很多开放性思路。比如,很多年前我们不了解叙事,虽然现在我们所知的也还是很少,但是比起3年前要好得多。通过合作关系,我们懂得了更多,并且我们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创造一款不只受中国玩家喜欢的游戏。”


  来源:游戏葡萄


今日网页游戏开服表

分享到
玩家建议 我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