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新闻 恶搞八卦 游戏周边 社会新闻 产业观察 业内人士 业界动态 企业动态 厂商动态 攻略 收购游戏 投稿
你现在的位置: 开服网> 资讯> 马化腾为何公开宣扬科技向善?

马化腾为何公开宣扬科技向善?

本文 2019-05-15 发布  来源:燃财经     浏览人次(8人)

  “腾讯的灵魂是什么?”4月下旬,一位受邀参加腾讯最高层会议的北大教授发问。经过四个小时讨论之后,腾讯提出了新的愿景和使命——科技向善。


  在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的20年历史里,腾讯是第一家公开倡导科技向善的公司,这意味着互联网公司的科技伦理观从“技术无罪”到“技术中立”再到“科技向善”,完成了一次新的升级。


  这种升级势在必行的原因在于,经历20年野蛮发展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们,正在受到越来越严厉的舆论评价和政府监管。向善,更像是企业从一次次市值跌宕和严厉监管中总结出的教训,是一场更深层次的市值管理。


  过去20年,互联网公司孕育了无数财富神话,催生了多种新型的商业模式,缔造了诸如BAT、TMD这样的超级公司,但同时每一个商业模式背后都是便利与障碍交叉,机会与损失并存,财富与罪恶疯狂碰撞的变奏曲。


  靠着科技和人口红利,互联网公司一步步壮大,但也曾因为缺乏“向善”之心,付出过惨重的代价:以技术称道的快播,因内容上的失控落得创始人入狱,公司关闭;“魏则西事件”爆发后的9个交易日里,百度股价有8天都在下跌;滴滴的安全事件令其估值下跌了近百亿美元......这一切都在警示互联网企业,如今,他们不应该成为以盈利为目的的冰冷商业机器,而需要在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之间找到平衡。


  恰如《基业长青》一书所言,“利润之上的更高追求在伟大的公司里,更是被作为像‘教派般的文化’那样所灌输。而教派般的文化是指卓越公司必须具有很强的共同价值观”。


  而当“科技向善”成为企业的愿景和使命,且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之时,它就会带着企业从成功走向伟大,从伟大走向卓越。


  01.技术驱动商业模式的善与恶


  搜索引擎、区块链、自动驾驶、算法推荐、大数据等商业模式更像是由技术驱动而带来的商业模式创新,却因为技术不完善而出现多次恶性事件。


  1、搜索引擎


  百度改变了网民获取信息的方式,用户只要在搜索框中输入关键词,便可以快速、方便、平等地获取想要的信息。同时,百度独创竞价排名,这种机制意味着只要广告主出价高,就能获得足够多的曝光度,它给百度带来巨大的利润,也让百度蒙上“帮凶”的恶名。


  2014年4月,罹患滑膜肉瘤的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中找到了头条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花费20余万接受4次“生物免疫疗法”治疗后无果,于2016年4月去世,年仅22岁。事实上,这家医院实为莆田系医院,生物免疫疗法也是被国外抛弃的。


  搜索引擎带来了信息获取的极大便利,竞价排名却在魏则西之死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2、自动驾驶、新能源


  EnoCentreforTransportation研究显示,如果美国公路上90%的汽车变成无人驾驶汽车,车祸数量将从600万起降至130万起,死亡人数从3.3万降至1.13万。但还未被完全驯化的无人驾驶已带来多起安全事故。去年,Uber的一辆无人驾驶测试车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郊区撞死一位女性,Waymo运营的无人驾驶汽车也发生过交通事故损毁。


  在全球变暖情况下,新能源、电动汽车越来越普遍。研究表明,一度电可以减少16.4KG碳排放量。但特斯拉自上市以来已在全球范围内发生近50起燃烧或爆炸事故,而蔚来汽车也出现了多次自燃现象。


  自动驾驶和新能源是未来出行的大方向,却因技术不够完善而带来重重问题。


  3、算法推荐


  字节跳动依靠算法推荐先后推出了两个爆炸性的产品:今日头条和抖音。二者的相同之处是,他们都不生产内容,却通过智能推荐让用户更快捷地看到了自己喜欢的内容。靠着这样的方式,字节跳动已经直逼750亿美元估值。


  但算法推荐的问题在于过度讨好用户,用户很难获取不同类型的信息和观点,容易造成“信息茧房”。与此同时,抖音的页面设计让用户看不到时间流逝,相关数据显示,抖音的平均使用时长在76分钟,而这个时长还在增加。


  极度自律的张一鸣打造的产品却让用户越来越不能自律,科技的魅力带来了商业价值,却挤压了用户太多的时间。


  4、大数据


  技术的发展让平台沉淀了诸多数据,这些数据代表了每一个用户不同的消费习惯,是一座毫无疑问的金矿,但大数据杀熟屡见不鲜。2018年知名作家王小山在微博表示,同一航班,别人卖2500元,飞猪卖我3211元,类似的事情还出现在滴滴、携程、去哪儿等平台上。


  同时,数据还存在大量泄漏问题。去年3月,Facebook上超过5000万用户信息数据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公司泄露,用于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针对目标受众推送广告,从而影响大选结果。

  互联网的发展带来海量数据,但若没有健全的机制,用户在互联网上只能“裸奔”。


  5、AI


  人工智能技术的诞生可以让原来繁琐的重复性工作可以被机器替代,将工人从繁忙的劳动中解放出来。比如,搭载了人工智能技术的NeocortexG2R机器人处理速度比人工快25%(每小时600-1400件),成本是人工的1/2(每小时7美元)。


  但很多人担心人工智能将带来大规模失业问题。世界经济论坛发布报告《工作的未来》:截至2020年,全球15个主要经济体,将净损失510万个工作岗位(新增200万个,但被替代710万个)。


  AI的发展未来会如何?一切尚未可知。


  6、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特点,被很多技术极客推崇。这种新技术的诞生带来了一种新型融资方式ICO。创业者可以通过ERC20标准在短短10分钟内发行一个虚拟货币,并通过ICO募集资金,这极大降低融资成本,也给了投机者机会。


  2018年上半年,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发布了一个名为CDC的项目,它希望通过一种工具来挖掘消费数据背后的价值。CDC从一开始就被质疑商业模式局限、白皮书漏洞百出等。随后,其市值从40多亿暴跌至3000万,蒸发超过99%,投资者的真金白银最终变成了空气。


  不只杨宁,据统计,2018年1月1日至6月30日,OKEx、火币HADAX、币安等平台上的项目破发率均在98%以上,项目一上线就破发,数字货币是投机者的掘金胜地,却是投资者的金钱坟场。


  区块链本身是无罪的,但别有用心的人依托ICO制造了一个又一个骗局。


  02.用户驱动商业模式的善与恶


  视频直播、社交软件、互联网出行、电商、金融科技等商业模式需要足够多的用户参与,但这些商业模式背后离不开技术的支持,而因为涉及到用户足够多,他们的危害不容小觑。


  1、视频直播


  2007年,王欣开发了一款名为“快播”的视频播放软件,该软件支持400多种格式,依靠P2P技术,在线视频5秒内可完成缓冲,用户可以边在线观看边下载视频,且能够同时让该视频作为种子与更多用户分享。2011年后,“快播”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2012年9月,全国网民有超过一半安装了快播。


  海量视频背后是色情和盗版泛滥。从被查扣的十余台快播服务器中,警方发现了数万个淫秽视频文件。这些视频在2013年给快播带来1.8亿的销售额,占其全年总销售额的60%。不仅如此,快手、抖音、斗鱼、熊猫等多个视频直播软件上都存在不良信息。


  视频直播给了用户另外一种观看体验,却因为审核力度不严,而成为色情和盗版的温床。


  2、社交软件


  2014年6月,主打陌生人社交的探探上线。依托大数据智能推荐、智能匹配,“用户左滑无感,右滑喜欢”的简单设计,击中了宅男宅女的痛点。上线8个月后,探探用户量突破100万,去年2月被陌陌收购前,用户突破9000万。


  因为不够严格的审核机制,探探成为了传播淫秽色情和诈骗的阵地。“因为80岁的外公家茶叶滞销而以孝心为名帮外公卖茶叶的女孩儿”最后被证明是诈骗团伙。有用户购买会员后测试探探用户属性时发现,24小时之内,其添加的30个人微信中,只有五个是真人,其余都是托儿。


  社交软件给了不善言辞的Z时代一个和世界沟通的窗口,却没能把好入口,导致色情、诈骗泛滥。


  3、游戏


  2017年年初,上线仅仅1年的《王者荣耀》用户就达到2亿人,日活超过8000万,其中“00后”用户占比超过20%。同时,2017年,《王者荣耀》为腾讯收贡献了超过100亿元的收入,并且毛利率超高。


  但游戏的本质却是注意力经济。玩家玩得时间越长,购买装备的概率就越大,学生沉迷游戏,恶性事件频发。比如,13岁学生因玩游戏被父亲教训后跳楼,11岁女孩为买装备盗刷10余万元,17岁少年狂打40小时后诱发脑梗险些丧命……


  手游给了用户更多娱乐体验,但学生沉溺于此,最终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4、互联网出行


  滴滴出行让用户只需要点击APP便可以叫车,无需等待,缓解出行压力的同时,滴滴通过顺风车和拼车业务,每年可减少140万吨碳排放量。


  但互联网通过疯狂补贴获客挤压了原本出租车公司的生存空间,同时,因为车辆和司机的不合规问题,去年滴滴先后发生两起恶性杀人事件。


  共享单车缓解了3公里内的短途出行压力,同时也带动了日渐式微的自行车厂商,给他们带去不菲收入。疯狂烧钱过后,如今,全国20多个城市都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厦门同安坟场内堆积着35万辆共享单车。


  互联网出行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却也带来了安全隐患和城市垃圾。


  5、电商


  电商行业的两个典型代表是阿里巴巴和拼多多。他们让购物变得方便和快捷,淘宝和天猫创造了3300万个工作岗位,拼多多则依靠低价让普通人体验到了网购的乐趣。


  但无论是淘宝还是拼多多都是假货的天堂。2015年1月国家工商总局公布,2014年下半年抽查结果中淘宝网被抽检商品62.75%为假货。而拼多多几乎成了山寨的代名词,全国工商查询系统显示,从2017年5月到2018年7月,拼多多共收到了583份开庭通知,其中涉及侵犯商标权的约三分之一。


  电商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购物习惯,但产品质量该如何保证,却是绕不开的难题。


  6、金融科技


  2014年7月,e租宝上线,承诺9%-14.6%的年化收益,并打出了“一元起投,普惠金融”的概念。


  但e租宝虚构融资项目,将钱转给承租人,并给承租人好处费,再把资金转入e租宝的关联公司,以达到事实挪用的目的。


  2015年12月16日,e租宝被立案侦查。随后,24名高管集体入狱,罚款19亿。同时,90多万投资者受损,700多亿投资款打了水漂。一些借钱投资的投资者,最终因承受不了压力而跳楼身亡。


  2018年,全国范围内爆发P2P倒闭潮,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全年停业及问题平台总计为1279家,涉及贷款达到1434.1亿元。


  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让投资理财的门槛大大降低,也让非法集资披着“普惠金融”的外衣大摇大摆的登上舞台,而缺乏金融常识的人则被极高的收益率迷惑,从而陷入倾家荡产的窘境。


  纵观互联网20年,每一个商业模式都是善恶交织,很多互联网公司享受了科技的红利,却没有承担应有的责任。


  03.科技伦理观的一次被动升级


  从“技术无罪”到“技术中立”再到“科技向善”,互联网公司的科技伦理观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被动升级。


  “Don'tbeevil”的价值观伴随了谷歌20多年。谷歌坚信,作为一个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从长远来看,公司会得到更好的回馈——即便放弃一些短期收益。在这种价值观的驱使下,谷歌获得了口碑效应和商业效益的双赢,在“全球最受尊敬公司”的榜单上,经常位列榜首。


  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态度和谷歌迥然不同。


  2014年,快播王欣因涉黄和盗版锒铛入狱时,却用“技术无罪”为自己开脱。事实上,事发之后有多名员工证实公司明知服务器存储有大量淫秽视频,“甚至有人向我们反映,在服务器内发现淫秽视频后曾向上级报告,但领导表示不用管。”


  2016年,今日头条势如破竹,通过算法抓取和推荐在内容传播上“投其所好”,导致版权问题和信息茧房之时,张一鸣却用“技术中立”来解释这种抓取行为。


  但无论是“技术无罪”还是“技术中立”,都不应该是企业推脱责任的避风港。《科技向善,一念天堂》一文中指出,由于技术不完善,不够严谨带来的一些业务疏漏,比如盗版问题,审核问题,或者其他可能存在的信息泄露问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免除责任,毕竟要承认技术并不是万能的,允许技术在一定程度上无法分辨对错。但如果已经发现了问题而依然不去纠错,不去分析,不去认真的解决,躺在避风港里数着钱说自己无罪,这就不是无罪,而是无耻了。


  更重要的是,互联网从来不是法外之地。2018年4月,字节跳动旗下“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因为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被责令永久关闭;2018年8月,在滴滴顺风车发生两起重大的安全事故后,十个调查组进入滴滴;2019年5月,社交软件探探因违规被下架。


  种种迹象都表明,政府层面对互联网的管控程度正在提高。近些年来,被整顿的产品/公司有快手、火山小视频、拼多多、唐小僧、团贷网、腾讯、B站、A站、阿里巴巴......


  在这种趋势下,互联网公司们集体觉醒。马化腾提出“科技向善”,马云提出,要用科技来对抗疾病、环境污染和贫穷,“科技公司要用向善的心态,商业的手法做好事,为世界带来好的改变。”李彦宏也提出,只有加强人工智能伦理研究,处理好机器与人的新关系,才能更多的获得人工智能红利。


  这种觉醒是互联网公司的科技伦理观从“技术无罪”到“技术中立”再到“科技向善”的一次被动升级。过去,互联网公司皆因为不够“向善”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快播王欣因此入狱;“魏则西事件”爆发后的9个交易日里,百度股价有8天都在下跌;而Facebook的信息泄露则让其市值一天之内蒸发近400亿美元;滴滴的安全事件令其估值下跌了近百亿美元......


  因此,今日头条的机器推荐变成了人机审核,其内容审核团队已经扩充至万人;滴滴也开始了长时间的合规安全大整改;Facebook的创始人多次出来道歉;魏则西事件后百度副总裁王湛因“违反职业道德、损害公司利益”而被百度开除,百度CEO李彦宏被约谈,同时百度则开始了长时间的整改......


  技术诚然无罪,技术当然中立,但AI可以制造高精度杀人机器,也可以通过语音交互给视障群体带来更便利的信息资讯服务。这背后人的作用尤其重要,因此腾讯才会提出“人是技术的尺度”。恰如快手创始人宿华所言,“算法是有价值观的,因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价值观就是人的价值观,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上的缺陷。”


  科技没有边界,但科技应用的边界需要其使用者慎重考虑。


  04.被动寻找平衡


  伟大的公司都是务实的理想主义者,利润不是其唯一目的,利润之上的更高追求在伟大的公司里,更是被作为像“教派般的文化”那样所灌输。


  “科技向善”更深层次的意思是,过去,公司仅仅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冰冷的商业机器,而如今,他们要在政府管控和市场情绪的双重要求下,在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种寻找平衡。


  该如何寻找平衡?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刘胜义的回答是,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当你是小公司的时候,为了生存,很多标准你觉得可以不去遵循;但当你变成大公司,你永远会碰到更大的诱惑,如果你没有恒心,就会对商业产生更大的影响。”


  百度在几经舆论风波后,于2019年3月公布了其成立19年来首个公司愿景“成为最懂用户、并能帮助人们成长的全球顶级高科技公司”。


  当腾讯遭遇游戏危机,且成为万亿市值的公司时,他们将公司的使命和愿景都统一成了一个词:科技向善。过去,腾讯的愿景一直是“做一家令人尊敬的企业”,但它没有使命。直到去年下半年,马化腾对外讲话里多出一个使命,“公司的使命是利用数字创新提升人类生活品质。”


  这是企业不得不做出的调整。


  美国管理学家詹姆斯·柯林斯、杰里·波拉斯在《基业长青》中写到,“利润之上的更高追求在伟大的公司里,更是被作为像‘教派般的文化’那样所灌输。而教派般的文化是指卓越公司必须具有很强的共同价值观。”


  使命和愿景最终会形成教派般的文化深入到公司的每一根毛细血管里。比如,谷歌不作恶的价值观深入人心。当员工得知谷歌公司参与美国军方的Maven人工智能项目,利用AI制造杀人机器之后,引发了4000多名员工抗议,不得已谷歌暂停和军方的合作。


  科技向善,听上去虽然特别务虚。但恰如美国管理学家詹姆斯·柯林斯、杰里·波拉斯所言,“所有伟大的公司都是务实的理想主义者”。


  何为务实的理想主义者?马云曾说过,阿里巴巴是理想主义色彩很浓的公司,但是我们很务实。阿里巴巴想要天下人没有难做的生意,诞生之初就是需要让中国的商品销到海外,为此他们推出了一款名为“中国供应商”的产品,中供铁军们早上六点起床,晚上一点睡觉,一周无休,底薪只有一千五,且大家所住地址距离公司不能超过十五分钟路程。


  张一鸣在今年3月也表示,字节跳动有这样一群务实浪漫的人:充满想象力,也有把想象变成现实的务实行动,Facerealityandchangeit。梦想当然重要,但没有执行,梦想也只能是空想。


  回到科技向善,这不是一句用来提升企业形象的口号,而是需要踏踏实实的行动。


  腾讯的优图实验室帮助失散10年的孩子找到父母,并将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积累的技术,面向政府、机构、企业、开发者开放。阿里巴巴的“团圆”系统已发布3053名失踪儿童的信息,找回儿童2980名,48名被拐卖儿童被解救。百度则在2018年计划在未来三年为贫困地区100所学校配备网络教室,试图抚平不同地域之间的教育鸿沟。拼多多在2018年帮助数亿农民卖出653亿元的农货,而黄峥在2019年3月再次强调“全力扶贫助农”。


  当“科技向善”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这将是最务实的浪漫。它会带来着企业从成功走向伟大,从伟大走向卓越。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参考资料:


  《基业长青》


  《BAT科技向善度》


  《科技向善,一念天堂》


  作者:王琳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今日网页游戏开服表

分享到
玩家建议 我要分享